0510-80710611

DONGDEXINLI

东德心理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
徐清照教授金华催眠工作坊学习汇报
来源:金华工作站 | 作者:网站编辑 | 发布时间: 2017-11-21 | 1533 次浏览 | 分享到:
相关声明:听力不好的原因,在学习课程中并没有把老师的所有讲解描述到位,本汇报在其中参入了一些自己的综合感知,若与标准有出入,敬请老师指点改正。

 

参加徐清照教授于1011号在浙江金华举办的催眠课程学习,对于一个从小比较严格守纪,竟整整迟到半天时间的学员来说,一路近乎颠沛烦躁的心情,终于在午休时分可以尘埃落定地站在浙江师范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二楼的厚德大厅门前。寂静空无一人的教室平添了一份孤寂和战战兢兢,教室内井然有序的布置,桌前整齐的资料夹迅速提升着内心的庄重感,为迟到加了一把沉甸甸的砝码压在了心头。空虚的手心握住桌上的催眠指导语在门外等候,迎面袭来阵阵清风,徐老师的微笑,亲切的招呼,朱芳老师热情地安置,学员间的自然祥和,温暖就这样悄悄地进入心房,打理好自己,慢慢升起安宁,耳边徐老师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午后的催眠课程已经开始。

什么是催眠?催眠是通过催眠师外来的暗示越过意识,直接进入潜意识与之对话,清晰认识潜意识,将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联系做出合理地调适,促进身心健康的过程。一般来说,催眠比较适合愿意了解和改变自己的求助者。

在老师指间垂落的是催眠术中常用的道具水晶球。每个学员面前也有一个水晶滴。老师讲解很详细,不论从水晶球和水晶滴的份量,大小,形状,到不同个体分别用双手通过老师的指令,注意力集中指向下,产生左右,前后,旋转不同的状态。有幸小小的勇猛助力我尝试现场实践,对于开始学习有些匆忙不失凌乱的试验,懵懂又需努力配合间并不和谐的对接,隐隐产生了冒失的自我思维:水晶球的运动模式难道和个体此时的心跳,脉搏强弱,以及习惯性的关注角度有关?容不得进一步探究,老师的讲述将我的注意力迅速拉回了现场,水晶球是受术者集中注意对象的一个工具,作为注意工具,并无局限性,相反可以让任何东西作为示意,开启催眠之旅的指引,也是考察被催眠者对催眠术的感受性,感受性越高,水晶球的运动越厉害,对催眠的配合也较高。相反感受性低的,通常会处于屏蔽,隔离状态。

催眠师与被催眠者的配合程度,其中让个体选择肢体的舒适度,尽量放松也是具有辅助功效的。一般来说,催眠时可以是坐着,躺着,也有仰卧的,催眠师与来访者保持一定的距离。在现场的实际操作过程中,学员静止不语的情形,徐老师用原来的坐姿改换成仰姿,这一小小的改变,却重新开启了学员的进一步表达。催眠得到持续。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换姿,领受着老师随时关注并促进受术者持续保持放松状态的细节与对催眠整个过程的把握。

相信任何心理咨询,治疗的匹配性都离不开咨询师与求助者之间的尊重,信任和理解,包括咨询师的技能和品格。催眠也不例外。提起匹配性中最具有演示性的似乎催眠秀当属一枝独秀。脑海中熟悉的催眠秀过程在课堂上再次呈现:徐老师通过柔和和力量,速度合理并存“像钢板一样硬”的核心言语暗示,以及手部与受

术者相关穴位的按点,在两张座椅间,受术者腰部有很大部分的脱空距离,相对以前的观摩来说,这个腰部空乏的距离远远要超过前几次。顿时心中再一次产生了担心和疑虑。看着老师持续不断反复暗示,多次用掌心在受术者腹部按下,能明显地感受到受术者腹部的坚韧程度越来越高,直到老师可以指令另一名学员顺利踩上腹部,心中七上八下的忧虑才有了安定。轻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由衷地佩服老师的沉着冷静。在老师如是镇定的光影下,似乎也多了一点感知:多次掌心在腹部地按下,未尝不是检验受术者当下为催眠秀所做的配合,何尝不是催眠师和受术者之间的良性融洽,怎不是心理学界高端专业的体现?随着徐老师对“不同受术者腰部承载力差异性”的说明,一份对受术者客观关爱体恤之心慢慢在心房装进了温馨。

催眠秀以演绎的形式开启着学员对催眠进一步了解,寻访,探索的大门,自我催眠和深度催眠作为催眠的两种模式,二者既有联系,又有一定的区别。

自我催眠顾名思义是自己给自己催眠。一般来说是以暗示语对躯体进行放松训练为前提,随着注意力的逐渐提升,直到进入心灵内部,通过想象,言语暗示,给与自己改善消极的内省,重新建立积极理念为目标,真正的疗愈宗旨在于能够勇敢直接的与自己对话,与他人对话,最终体现自我修整,强化,教育和治疗的功效。课堂上徐老师重复说明自我催眠过程中平静,放空自己的重要性。学员在自我催眠中可以充当催眠师和受术者的双重角色。明确,掌握,合理运用催眠术自然成为重中之重。

相比自我催眠,深度催眠具有自我催眠类似的作用和原理以及相关程序,所不同的是后者比前者更具有深入性。换个角度可以说自我催眠比较适合解决意识和潜意识中直接产生联系,也可以是被催眠者易于发现,接受的问题,景象。而深度催眠通常需要专业催眠师的帮助,通过专业的暗示设置去发现受术者本身不易触及,较难明了,困惑不已的深层内心世界。其中不乏催眠师的技能和耐心。

课间,受术学员在徐老师的暗示指引下展开自我探索中的叙述。长时间的表达,让我有种开始要昏昏欲睡的感觉,但徐老师坐在学员一侧一动不动,为了让周边学员更好地听清楚陈述,他手中的麦克风不知换了多少次手,眼睛高度注视着受术学员的脸部表情,除了必要的与课程相关的中途讲解,其余时间是没有任何因素可以干扰他与受术者之间的高度注意力。深刻感受着老师的沉淀之心,忘我之境。那是一份由全然投入对职业的热爱之情才能延伸出来的责任意义。冗长的表达依然在继续,在受术者陈述中寻找对催眠有益的链接对于老师来说已是炉火纯青,易如反掌的技术,而在我心里一直是缺陷也是需要隆重关注事实还未真正起步之处。也许是男性思维简练的特点,催眠过程中老师提问几乎是较为简单且直接的,就是在这份简约直接针对问题的询问中,总是会获取被催眠者较为广泛具体的,来源于意识与潜意识深处信息资料。老师的耐性在受术者漫长的讲述中镇静,随镜而行的依然是给与关怀的温暖:受术者落泪,他需要递上纸巾,他需要随时关注变幻暗示各种内容与方法,在较长时间无声的静默中,他用等待让受术者自己去体察看到了什么------一声声带着爸爸妈妈称呼的伤感,对学习压力的陈述,如此自然地触动着我的心房,喉咙在发紧,胸口有些憋闷略有疼痛,眼泪也就这么不争气地落下。顺应性链接着意识和潜意识中还未曾愈合的伤痕,挥不去爸爸妈妈习惯地争吵,努力地去劝和。妈妈严格,没有安慰理解,充满期待的学习压力,爸爸也不怎么管事,两次对洗澡的偷窥造成的恐惧和担心至今也没有彻底清除干净且留有余悸一一如幻如影在脑海里重现------光阴会扭转注意力,去向幸福的拐角处,而在潜意识中的阴霾没有阳光的照射如何褪去灰暗的颜色?紧接而来的是脏腑部位间断而又持续的疼痛。我以为此类问题我已经在平日里做了多次自我催眠,我能去理解父母,对妈妈不仅从原来的怨中出来更多的是感恩和愧疚,并有一定的成效,居然在此还有反复现象。所幸还有排泄的去处。 感受着自己从紧张到放松的状态,舒畅感渐渐产生。

半梦半醒间,仍然关注着眼前真实案例的示范,接收老师对受术学员表达共情与希望她理解爸爸妈妈曾经的要求并不是故意伤害,是无意伤害,一般情况下是在并不清醒状态下的自然行为的信息传递,内心也多了一份对过往无知的理解。老师对受术者的提问:“你愿意长大吗?”冥冥中似乎在是对我询问,也许是和受术者有着类似又不仅相同的过往,内心不由自主产生的联系,对此,我无语,内心什么也不想说,平静是最好的说明。看着受术者,听着她“我现在长大了”的回复,感受着一份别样的惊喜,那种别样的惊喜中参入的是她对问题和我有差异性回复的分别,不由暗暗地为她翘了个大拇指——好漂亮的女孩。看着她最后被催眠唤醒睁开眼睛,竟然会在一秒钟时间内迅速抓取徐老师手中预备的纸巾,我知道我又为场上的催眠师和受术学员赞了一回:这就是催眠,伟大的催眠,在长久信任的配合中,积累的默契就这样在无需任何提示且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得到融洽的回馈。

较徐老师近乎将人本主义和人性主义相容,思维以概括综合为主的催眠风格,周丽老师的催眠似乎更具有细致分析,引导总结点化的特点。同样不失严谨科学的风格,在整个催眠过程中处处可以寻觅到那充满芳香的踪迹。讲述爸爸妈妈的女孩并没有离开案例示范区域,她将继续接受周丽老师继徐老师以后的持续催眠。有些迷茫的意识在默默地宣讲:“不是催眠结束了吗,怎么又要催眠啊?”来不及思考更无人回复的境地,自然是暂时搁浅疑惑继续观摩眼前的实地演练。周丽老师的催眠暗示引导严格地把握着咨询程序的标准化,从提问到对受术者的共情,综合概述,解释,释义等诸多环节的准确运用,力求自身想法和受术者之间达成一致性,才做出稳妥的下一步询问暗示指导。

当女孩再次叙说挨爸爸打疼痛的感受,周丽老师的提问“你经常会想起的是谁?”让我影影约约感觉似乎与移情,投射类似的防御机制,若心理患者在此种状况下会对其他人产生移情,投射,势必会引起由原发性问题的泛化,最终加剧心理问题的严重程度。周丽老师这一理性的暗示,在治疗过程中无疑是为受术者打开更广阔的阴影,这些阴影深深地潜藏在潜意识区域。暗暗地折服在此显得有些渺小。

催眠过程中,周丽老师并没有完全墨守成规在标准状态,与徐老师有着共同的灵活掌控反复促进受术者持续进入催眠状态的高超技能,意象催眠经常会垂青在催眠过程中。第一次实地领略空椅子技术,面对一张无人的椅子,需要用想象链接对象,随着周丽老师层层递进的暗示—爸爸的形象越来越清晰—想象爸爸的形象—看着爸爸的眼神 —久违的爸爸—我在和爸爸说话—有无分析过爸爸的状况(我想这是周丽老师需要让受术者达到理解他人的目标,促进问题的解决)—确认理解后,说感谢的话语。感受着受术者的配合,在说到拥抱父亲时,在女孩配合度不高的情况下,周丽老师迅速将催眠暗示语转向对爸爸的祝福,让自己为过去告别是最彻底的治疗方式。

承接用浓浓的感恩似乎并没有产生良好的妥贴,对周丽老师来说,她已然敏锐地捕捉到了受术者存在的阻抗,智慧理性,镇定的链接并没有让催眠产生中断,重新回归的放松训练,以放松—改变自己为引导,在受术者的静默中,周丽老师再一次以分析式的思维模式引导点化受术者—从小一手拿着父母的关系,一手拿着模仿的关系,潜意识里在代替父亲的行为。—断开姐姐,妈妈其他的角色—只有女儿的角色—怎样做好女儿的本分角色—再一次深呼吸—从5数到0,每数一个数字,你会拥有20分的坚强,到0的时候,你会有100倍的神清气爽。

在受术者带着微笑离开演示现场,满场的掌声在热情地发布整个催眠过程结束的指令暗示。意犹未尽之余,已经进入了学员间一对一互动催眠10分钟的演习阶段。选择芳导作为演习对象是件荣幸的事。她的主动谦让让我心怀感谢,又同时紧张跟随。紧张依然没有良好的流程准备,再加上听力不好必然引起的言语上的阻碍。无奈攀上心头,看着她已经开始准备好的配合坐姿,迫不得已赶鸭子上轿了一回,从确认配合到简单的从头往下的放松练习,结合催眠资料中匆匆的记忆捕捉,在心门打开的暗示语中开始询问有关痛苦,不如意的信息,看着她嘴巴微微噏动,有些小开心她会有所回复,可惜的是我无法听清她到底说了什么?否则的话是个多么好的链接暗示语的练习机会。带着小小的惋惜开始用数数法准备唤醒催眠,期间让我感受到的唤醒过程暗示语过于简单容易引起的不匹配性,可以算是纠错经验录入脑海,理当给与自己阿Q鼓励的是总算能用上一两个其他链接来开创属于我的那个即兴小催眠部署,看仔细喽,那可是即兴哦。期间不乏对紧张忐忑的突破。不对,突破有些用词不当,还是动土为好。感谢亲爱的妈妈,让我非常愿意接受你儿时对我拥有成就感之心的排斥,让我充满怨恨的言语:“不准骄傲。”今天,女儿愿意敬礼叩首做到,不准骄傲。 

接受着芳导有关白光笼罩全身的催眠暗示,一点点的放松,下楼梯的暗示导语的链接,到唤醒催眠,整个过程无法掩藏要急忙和芳导倾诉。熟悉的白光暗示在徐老师课堂上重复出现多次,曾尝试着做过几次,那道白光只能在头顶停留,最多至太阳穴位置,怎么也下不去,更别说全身了。感受着对此暗示的不配合,常常是半途而废。随着次数的增多,似乎潜意识里出现了一些信息:之所以不肯接受白光,光让我链接的是患癌期间接受放疗照射的治疗信息,放疗在直达病灶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伤害着好细胞。数年间,随访医生也提示过放疗的光照在体内会持续保存一段时间,继续运作。表面上无所谓不乏开朗的微笑,潜意识里却埋藏了再也不要伤害好细胞的概念。由此看来,白光与放射之光内在意义的自然链接让我拖泥带水挖掘了潜意识中的抵抗。在以后的日子里,依然会不时做一些相关催眠,有一回竟然暗示默语的是不明显的光,反倒是水从头到肩膀流了下来。懵懂间只觉得有趣,也没有去向老师请教。最多给自己帖了一块小金砖,认为是从小吃水果长大的初性。有些稀奇的是与今会有轻微的从头顶,在腿部止于膝盖的感觉进展。

就这样两天的学习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耳边依然响起的是老师的讲解:一,当代心理问题的一个需要关注的焦点问题是精神结构中的本我没有得到满足,如何上升到自我乃至追寻道德观念的超我? 二, 催眠疗法的基本步骤:1,闭眼全身放松练习 3 ,放空思想 4,把心门打开5,引导述说痛苦经历6,积极暗示与能量输入7唤醒;三,催眠结果不论成功与失败,都要在催眠过程中不断地将催眠暗示指导持续延续下去,不断增强自信,积累经验,最终才能体现催眠真正的力量,

两天地学习让我更近的和催眠亲近了一回,让这份亲近更完善,知道还需要去做更多地了解和认知,直到熟悉并在操作运用中体会积累。催眠任重道远,我才刚刚起步。
网站首页
相关机构
东德介绍
新闻中心
心理咨询
专家团队
证书查询
联系我们
 
中国(HK)临床催眠治疗学会